EN [退出]
夯大力现在在哪里看>中国新闻

_云铜炒股案意外休庭 富邦公司空手套现10亿(图)

2017-11-18 23:01
CFP

CFP图形林潢云铜增发拦住富邦系

“证券第一案”主角富邦系“炒股秘笈”

富邦系空手套白狼,利用与云铜签署的虚假委托合同,从银行贴现10亿元炒股

本报记者 文 静 昆明报道

7月23日,连续两日公开审理的“云铜炒股案”意外休庭。由于其涉案金额高达7.6亿元,此案被业界称为建国以来“证券第一案”。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宣布,待进一步补充侦查后,择日再审。

昆明市检察院的指控,给公众描绘了一幅以富邦资产管理公司为首的富邦系天价“炒股图”: 在云铜2006年增发股票之际,利用云铜信用获得10亿元汇票,再利用汇兑到期的半年时间差,股票上涨后牟利高达上亿元。

巧合的是,就在“炒股秘笈”公开审理的同一天,云铜公布了新的增发方案。但云铜证券事务部主任张万聪在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将不会再让富邦系参与这次股票认购。

意外休庭

23日上午9∶30,昆明市中院二法庭继续公开审理7.6亿元“云铜炒股案”,被告云铜原副总兼董秘陈少飞、云南昌立明经贸有限公司(下称昌立明)总经理郑汝昌和副总戴琨被指控犯有挪用公款罪、受贿罪和虚报注册资本罪。(详见本报22日报道)。

但开庭后不到两个小时,法官宣布,案件尚需进一步侦查以补充新的证据,开庭时间等候通知。旁听席上50多人面面相觑。

为何庭审突然延期?

要推翻公诉机关对被告三人挪用公款罪的指控,关键在于富邦系炒云铜股票股的本钱——10亿元到底是银行的钱,还是云铜的钱。

因此,在庭审现场,云南公正司法鉴定中心两位工作人员出庭作证,其出示的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涉及两部分内容:10亿元资金的性质和它的流转过程。但当辩护律师李春光问到这10亿元资金的外延到底是票据、现金,还是银行存款?什么时候是票据,什么时候是现金等专业问题时,鉴定中心人员称需要时间准备,法庭只好休庭15分钟。

继续开庭后,鉴定中心人员称这10亿元的性质为归还银行前属银行,归还后属云铜。但对辩护律师其他关于鉴定过程的问题,其称没办法及时回答。

事后,记者采访该鉴定中心工作人员,其称由于鉴定报告时间太久,很多数据需要重新相加,所以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。记者注意到,该司法会计检验完成于今年3月2日。

旁听席人士称,去年,云铜集团前董事长邹韶禄受贿一案(金额1900余万元人民币,800万元未遂,被判无期)审理也只花了一天时间,足见此案的财务专业性太强。

天价炒股图

昆明市检察院通过指控,给公众描述了一幅富邦系的天价“炒股”图:

早在2006年10月26日,云铜增发股票,非公开发行A股45,800万股,发行价格为人民币9.50元/股,募集资金总额43.5亿元,主要用于组建赤峰云铜有色金属有限公司项目、新增电解产能等技改项目。

富邦资产管理公司(下称富邦公司)因当时资金周转困难,于是,先由富邦系重要成员郑汝昌出面,和云铜签贸易合同,云铜委托其购买铜精矿。郑拿着云铜开具的10亿元商业和银行承兑汇票去银行贴现,获得的现钱分别转给富邦公司董事长郑海若和自己炒股,留一部分给富邦公司用于经营活动,共用去7.6亿元,剩下的归还给云铜。

从开具汇票的2007年2月6日到2007年8月6日汇票到期的半年时间里,云铜股价大涨,足足翻了6倍多。到2008年10月,云铜股价攀至90元以上。但由于限售和云铜邹案爆发,直到今年一季度,富邦资产管理公司才套现。记者查了一下,按当季云铜平均价15.51元/股计算,郑海若抛售的1600余万股获利上亿元。而郑汝昌早已变卖股票套利。

汇票到期后,云铜向银行如期归还了10亿元,而获利颇丰的富邦系也于2007年九十月份,将炒股的“本”还给了云铜。检察院认为,说白了,富邦系借了云铜的钱作为炒股的本钱。而完成这些腾挪运转,操盘手均是云铜的“自家人”——分管财务和证券事务的陈少飞。

检察院认为,这10亿元资金若不是采取了不正常的贸易行为,根本“套”不出来。在连续两日的庭审中,控辩双方都承认,这10亿元购买的铜精矿,虽然有购销合同和增值税发票,但其实并没有在流转,货就在云铜自己的仓库里没有移动,这就是所谓的贸易融资。

但检察院的上述指控是否成立,尚需法院继续审理。

在中国资本市场,郑海若这个名字并不陌生。不少人把郑海若与涌金系的魏东相提并论。郑海若管理着以富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龙头的富邦系。从2000年以来,参与过中体产业、北辰实业、隆平高科、云南铜业、云南城投等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投资。

旧账未了又发新股。

23日,一边是法庭在继续审理云铜增发股票的“炒股秘笈”,一边停牌多日的云铜以28.82元涨停复牌,公布新的增发股票方案。事隔三年后的这次增发,云铜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亿股, 以20.59元/股募资不超过60亿元。

24日,云铜总经理杨超在办公室告诉本报记者,这次增发股票和炒股案,在时间上纯属巧合。事实上这次增发,公司已酝酿许久,利用募集资金将集团矿山资产装入上市公司,是迟早的事情。

云铜证券事务部主任张万聪在记者采访时说,如今,和郑海若认购云铜股票时的背景已大相径庭。那时铜价低,云铜股价也低,很少有机构愿意认购,是富邦公司主动找上门来的;而这次增发股票,有色行业已复苏,已有不少投资机构致电云铜。由于富邦公司持有的剩余云铜股票已被冻结,因此这次应该不在认购之列。

对于富邦系成员和云铜采用的贸易融资方式,张万聪称在公司内部已被叫停。他表示,针对企业存在的管理漏洞,中铝入主云铜后,已完善了资金集中管理系统。类似富邦系通过银行汇票时间差来牟利的情况已很难发生。同样是股票增发,这次云铜要求投资者必须全部现金认购,连资产认购也不行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2ybjm.szielang.cn/article/grbe7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8 23:01

快玩游戏下载安装  倾城之恋经典语录  动态屏保免费下载  海安  汽车装潢学徒要学多久  简单韩语日常用语  gd是怎么看上水原希子  吴佳妮陆毅为什么分手  鲸的自述350  金山铁路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云铜炒股案意外休庭 富邦公司空手套现10亿(图)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秦皇岛the finest table_中美均不承认朝鲜“拥核国地位”